搜索提示: 多个关键字可用空格隔开!     热门搜索:      双鱼BH528/5#篮球     不省心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浮生物语
  


《儿童文学》的守成与创新
www.yoyibook.com     2012/6/20 10:11:34    admin   

 

  设立《儿童文学》金近奖的目的是培养儿童文学作家、推进原创儿童文学创作。《儿童文学》将坚持推出纯粹的、艺术性较高的文学作品,金近奖更要大力推荐新作品和优秀的新作家。

  六一儿童节前夕,首届《儿童文学》金近奖颁奖礼在《儿童文学》创始人金近先生的故乡浙江上虞举办,这是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继“《儿童文学》十大青年金作家”评选后,又一旨在培养儿童文学作家、推进原创儿童文学创作的重磅奖项。

  “《儿童文学》金近奖”设作品奖、插画奖,优秀小作家奖和优秀写作中心奖,共两大类四个奖项,每两年评奖一次。作品奖奖励《儿童文学》上、下两刊发表的优秀原创儿童文学作品(体裁涵盖小说、童话、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插画奖奖励优秀插画家、封面和插图;优秀小作家奖奖励在文学创作方面成绩突出、有成长潜力的学生;优秀写作中心奖奖励在组织、辅导少年儿童文学创作方面,具有实绩的中国少儿报刊协会小作家分会的地方写作中心。

  《儿童文学》杂志主编,中少总社儿童文学出版中心总监徐德霞说:“设立金近奖的目的,完全是从鼓励创作的角度出发。此次金近奖的初评是从《儿童文学》杂志上旬刊和下旬刊近两年刊登的600多篇作品中选出34篇,再经过评审组认真审读和慎重投票,最终确定了获奖作品29篇。”此次金近奖的评审组聚集了原《人民文学》杂志副主编、评论家崔道怡,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王泉根,中国海洋大学文学院教授、评论家朱自强,浙江师范大学教授、评论家方卫平等14位当前儿童文学界的著名学者、专家。

 

  金近奖:

  打造儿童文学作家梯队

  金近先生是当代著名作家,新中国儿童文学奠基人之一。他创作的童话脍炙人口,影响了几代小读者。1963年,时任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组副组长的金近先生负责《儿童文学》杂志的筹备工作。他一面确定编委,一面狠抓作品质量,使《儿童文学》甫一创刊便如细雨般滋润了孩子们的心田,广受小读者的欢迎,被他们视为成长路上的良师益友。在近五十年的办刊历程中,《儿童文学》杂志不仅编辑刊出一大批有持续影响力的儿童文学作品,而且还大力培养儿童文学作家队伍。在《儿童文学》的影响和帮助下,铁凝、王安忆、贾平凹、曹文轩、张之路、罗辰生、沈石溪、董宏猷、王左泓、夏有志等知名作家脱颖而出,成为中国文坛以及儿童文学领域的中坚力量。如今,《儿童文学》杂志月均发行量超过100万册,已经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一面旗帜。

  这次获得首届金近奖的作家中,既有已经在儿童文学创作领域颇有建树的作家,如:老臣、殷健灵、王巨成、湘女、车培晶等;也有年轻的新锐作者,如:翌平、汤汤、黄颖曌、陈诗哥、毛云尔、秦萤亮等。这些站上颁奖台的获奖者,绝大多数都是中青年作家,这也体现了中少总社儿童文学出版中心的发展思路。

  如今的童书业,既面临着快速发展的机遇,又受到图书同质化、平庸化问题的挑战。中少总社副社长吴翠兰表示,目前在儿童文学界的确有一种现象:很多出版社都在包装已经成名的作家,“大家甚至在抢,谁成名了就要抢到手。签约、包装、垄断的现象层出不穷。”而徐德霞也说:“如今,各出版社的选题和作家人选都比较‘窄’。当然,我们也希望去追求那些已经成名的畅销作家,但各个出版社都把那些作家‘看得很紧’。而这些作家自己也已有很多约稿,写不过来。所以我们另辟蹊径,全力打造中青年作家,我们认为儿童文学最大的潜力还是在中青年作家中,这也是我们为克服同质化而做出的努力。”

  《儿童文学》发掘了一批中青年作家,2009年,中少总社以《儿童文学》杂志为依托,成立了儿童文学出版中心。“虽然做书、刊综合出版时间不长,不过我们已经出版了100多种图书,40多种图书发行量超过10万,更诞生了发行量过100万的超级畅销书。”徐德霞说,“现在,我们大多数图书的起印点是5万册,再版率是100%。”

  此次的金近奖评选,不但设立了作品奖,还设立了优秀小作家奖和优秀写作中心奖,这也成为了该奖的一大特色。吴翠兰指出,从1978年的“讲习班”开始,《儿童文学》杂志就在关注作家的培养。“我们对中青年作家的培养是通过发表文章和讲习班的方式,对青少年作者的培养就是用‘小作家协会’的方式。”“小作家协会”,全称是中国少年儿童报刊工作者协会小作家分会,目前在全国设立了80多个写作中心。借助《儿童文学》和小作家协会,中少总社建立起一个培养作家的平台。

 

  儿童文学》的未来:

  坚守与创新

  《儿童文学》杂志是冰心、叶圣陶、茅盾、金近等老一辈作家们创建的,培养了一大批儿童文学作家。但是到90年代初,受到商品经济的冲击,《儿童文学》经历了低谷,发行量从50多万下滑为5万多册。徐德霞回忆道:“那时候的我们,处境比较艰难。《儿童文学》的再次崛起还是源于改革。我们当时认为,始终应该回到纯正的儿童文学品质,走纯文学路线,打造儿童文学的精品品牌。”在这样的坚持下,《儿童文学》逐渐有了起色,从1997年到2009年的12年间,《儿童文学》杂志的发行量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最高曾达到117万册,如今稳定在100万册左右。

  过去的坎坷与辉煌,让《儿童文学》人在面临快速变化的童书出版业时有着异乎寻常的从容和淡定。谈及当今火爆的“微童话”和电子阅读,吴翠兰说:“《儿童文学》的发展过程就体现了传统和现实的紧密结合,这是一个秉承传统,不断创新的过程。如果不与时俱进,就不能适应不断变化的读者需求和文化口味。”但她话锋一转,指出:“但《儿童文学》的成长过程又说明了一点,一味地迎合会使我们在市场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失去了自己坚守的东西。所以我们坚守纯文学,一路走到今天。当然,我们不排斥新媒体形式对儿童文学发展的推动,要静观它未来的发展和成长脉络。”

  如今,图书内容载体的多元化已经是一种趋势,孩子们的阅读也受到了碎片化的影响。对此,徐德霞也表示,儿童阅读正呈现多元化、多层次的趋势,她也承认,“金近奖本身也只能适应一部分孩子的阅读需求,毕竟它的评奖范围限定于纸质刊物上的短篇小说。”不过金近奖也有自己的优势——全国性的儿童文学奖项中,评选中长篇作品和图书的很多,评短篇的却很少。“而我们是大力扶持短篇,”徐德霞说,“但是,我认为不管是短篇的形式,还是‘微小说’这样碎片化的形式,最终总是要适应孩子的阅读需求,适合孩子的阅读情趣。我们的《儿童文学》杂志在不断发展,也许用不了多长时间,《儿童文学》也会出现在多种载体上,而金近奖未来的评奖范围也不排除其他形式的媒介。”不过,徐德霞指出:“不管怎么变,两点不会变——《儿童文学》坚持推出纯粹的,艺术性较高的文学作品;《儿童文学》金近奖,更要大力推荐新作品,和优秀的新作家。”

  两个月前,《中国卡通》期刊被纳入了中少总社儿童文学出版中心,对此,徐德霞表示:“未来,我们不但会出书、出刊,还将进入原创动漫的新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原创儿童文学的优势能够进一步发挥,文学会拥有新的载体和新的传播形式。”目前,《中国卡通》正在紧锣密鼓地调整和改版之中,它的加入,无疑拓展了《儿童文学》的视野和我们对其未来的想象空间。据悉,目前中少总社已经与捷克的一家公司签约,由儿童文学出版中心开发“汤姆猫”(著名手机游戏)动画形象,为这些早已深入人心的可爱人物制作故事,推出相关的图书和刊物。

 

编辑:深圳友谊书城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