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到来! | 客服专区 | 团购 (0)   
              
     搜索提示: 多个关键字可用空格隔开!     热门搜索:      双鱼BH528/5#篮球     不省心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浮生物语
  






















《花冠病毒》:知死,然后知生
    2012/9/12 12:44:41    admin   

花冠病毒》:知死,然后知生     购买此书

同是女性作家,与“新写实”的代表人物池莉、方方不同,也与“私人化”叙述的陈染、林白迥异,毕淑敏一贯以充满人性关怀的视角、扎实的现实主义写作精神、鲜明的时代气息和悲壮的理想主义基调制胜,其作品每每引起文坛和广大读者注目。与此同时,内科医生、注册心理咨询师、作家、旅行者……独特而丰富的生活阅历和角色,既成为毕淑敏小说创作的宝贵资源,也为她的小说提供了多维度的叙事空间。

频现医生的形象和故事是毕淑敏小说创作的“独特符号”。无论是中篇小说《生生不已》、《预约死亡》,还是长篇力作《红处方》、《血玲珑》、《拯救乳房》和《女心理师》等小说,抑或是新近创作出版的《花冠病毒》,她总是将医者救死扶伤的情怀和作家的审美意识整合起来投注笔端,在文学作品中为宝贵的生命和脆弱的心灵开出了一剂剂“良方”。

《花冠病毒》巧妙地把故事设置在未来的“20NN”年:一种可怕的瘟疫病毒——“花冠病毒”突袭燕市,这座拥有千万人口的都市顷刻间沦为“猎物”。拥有心理学背景的女作家罗纬芝临危受命,成为亲临抗毒一线的采访组成员;在一线与病毒作战的科研教授于增风,以身试毒不幸身亡;一个神秘的年轻人忽然找到罗纬芝,两人随即达成一项秘密交易……在没有特效药的危机时刻,人类与病毒的“博弈”不断推进,最终通过组合自我心理能量与病毒展开了殊死血战。原本,毕淑敏无意写一部“未来科幻小说”,这部小说的念头最早萌生于2003年深入北京抗击“非典”一线采访的经历,她试图以此展现人性在面临危难时刻迸发出的悲悯和无奈。

与那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作家不同的是,毕淑敏并不是居高临下地瞥视众生,而是以剧中人的姿态向人们娓娓道来,个中多了一份平和、一份关怀。当小说中各色人物为寻找对抗“花冠病毒”的武器和策略百般周折、乃至悲观失望之时,作者却给出了对抗危机的两个秘密武器:一个是“元素”,一个是心理能量。而前者无能为力之时,真正的希望唯有靠后者——“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必将多次交锋,谁胜谁负,尚在未知之数。当身体和心灵遭遇突变,最终能依靠的唯有心理能量。”

因此,对生死以及人心的探问——即“直面未来世界里人类的心理灾难,积极探索心灵危机的应对之策”就构成了《花冠病毒》的核心思想。透过以“珍爱生命”、“尊重生命”为立足点的写作,毕淑敏更希望自己的创作能够藉由作家的责任感逼近生命的本真。“花冠病毒”形态绚烂美丽,和它的凶残形成某种强烈“反差”——而作者却不断借此病毒一手制造的毁灭性危机表现着人类生命的尊严,并肯定那些在危机中死亡的生命价值——死亡固然是一种不幸,是超越极限的人生痛苦,但它与生存的对立却恰恰标志着真实的生命存在。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花冠病毒》中的危机和死亡意蕴,则让人们深刻体会到“知死,然后知生”。诚如小说通过对危机和死亡的书写折射世态炎凉,继而引发人们对生命意义的思索和对生命价值的关爱那样,每个人都应当从危机、乃至生与死的角力中领略如何善待这仅此一次的生命。

 

编辑:深圳友谊书城


在线客服